做音樂嘛,最重要的就是開心!搖滾樂隊[ALEXANDROS]專訪

這次bilibili音樂人專訪的對象是一支叫做[Alexandros]的日本搖滾樂隊。

僅僅從這個有些“霸氣”的名字和“搖滾樂隊”的稱謂來看,他們似乎是一支極具侵略性又強硬的“大佬”級樂隊。

但此“亞歷山德羅”絕非彼亞歷山德羅。在整個采訪中,樂隊四人無數次展示出他們謙遜溫和又風趣的氣質。而這種氣質,與他們的音樂也是一脈相承的。

2018年,這支樂隊接連演唱了由福士蒼汰主演的真人版《BLEACH死神》和由大神木村拓哉出演的游戲《審判之眼:死神的遺言》等熱門大作的主題曲、插曲。同時也遠赴紐約,推出樂隊第七張錄音室專輯《Sleepless In Brooklyn》,以這種激烈又不失溫柔平和的獨特音樂氣質徹底征服日本樂壇。

也許你還不太熟悉他們,但沒有關系,bilibili音樂這就帶你感受這支,靠作品與實力說話,用熱情、開心地做著音樂的超級樂隊。

?

從東京到布魯克林

?

誰也說不清對一支搖滾樂隊來說,怎樣才稱得上成功。但至少,[Alexandros]的2018年一定是成功,且不可思議的。

不過當我們問到四位成員對2018年的具體印象,吉他手白井真輝卻率先向音樂姬“發難”:

2018年每天都做了很多事,但具體發生了什么,好像不太記得了w

結束跨年度的We Come In Peace巡演,又風風火火地錄制了3張EP。幾乎是馬不停蹄地,[Alexandros]開始了自己連軸轉的2018年。

這之中,首當其沖的工作便是樂隊第七張專輯《Sleepless in Brooklyn》的制作。

七專《Sleepless in Brooklyn》

與以往不同,樂隊與公司將這張新專輯的創作地點選在了距離原本的活動中心東京10842公里的紐約布魯克林。從東京到布魯克林,這張新專輯的創作注定將是一場曠日持久的戰斗。

面對這場持久戰,貝斯手磯部寬之無比坦誠卻也有些“無奈”地表示:

2018年的專輯制作期間,我們來回紐約和東京兩地,異常忙碌。這讓我有很多想去的地方都沒去成,心里還有些不甘呢.

然而功夫總是不負有心人的,《Sleepless in Brooklyn》最終的呈現無疑是驚艷的。整張專輯聽下來,你會感到一種奇妙、悅耳的聽感.

具體來說,就像是在萬千霓虹、街燈閃爍的布魯克林街頭,踏著細碎鼓點與昂揚飄逸的旋律任意穿梭。


在布魯克林的[Alexandros]

其實這樣的奇妙聽感,正是樂隊主唱兼創作核心,川上洋平有意設計的:

這張專輯雖然沒有特別的主題概念,但基本上全都是在紐約創作并錄音的,所以可能會讓人覺得有一種說不出的紐約的感覺。正好,這次我們也有想把這張專輯作成一副完整的畫的構想。

聽到關于“精心設計”的回答,我們便想到,專輯作品中那種迷人的開放性,對包括搖滾、R&B、Funk、Punk等多種音樂元素創造性地結合,以及最終達成的平衡狀態,是否也是經過川上和樂隊“精心設計”的?如果是那樣的話,那這支樂隊也太棒了。

于是我們向川上提出了這個問題。川上思考了一下,“調皮”地回答到:

其實我沒去想如何取得平衡。所以偶爾會被說是‘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樂隊’。(微笑

玩笑歸玩笑。實際上樂手們在創作過程中也確實沒有太刻意去設計平衡,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半即興的“開放式”創作方式。正如鼓手莊村聰泰所說:

剛開始川上和我們沒有去考慮平衡性的問題,只是把想法盡可能全部融合到歌曲中。之后再反復地演奏,反復地聽,最終提純出歌曲。雖然取得平衡能寫出好歌,但即便不平衡也很有意思。音樂真有趣。

在布魯克林的[Alexandros]

這種極盡自由又兼具思考力的創作方式,也正好就是塑造出這張專輯繽紛又獨特的音樂圖景的關鍵因素。

而對樂隊來說,這也是一種極具挑戰、卻又突破自我的創作方式。在這一點上,吉他手白井的總結或許更能說明其意義所在。

這張專輯在更廣泛的范圍上拓展了我們的音樂。大家閉上眼睛聽的時候,如果也能看到這副關于紐約的畫就好了。

從東京到布魯克林,不僅僅是一場持久的戰斗。

這更是一場[Alexandros]拓寬音樂世界邊界的探索之旅。它與這張《Sleepless in Brooklyn》一起,最終引領[Alexandros]走向全新的音樂高度。

?

從布魯克林到東京

?

《Sleepless in Brooklyn》的制作是一場拉鋸戰。也就是說,樂隊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就完成這張在音樂容量、音樂創作與制作流程上都極具挑戰性的專輯的制作。

在這樣的情況下,穿插于專輯制作周期中的商業合作便成為了必不可少的環節。而這也就意味著,樂隊將頻繁地從布魯克林去往同樣一萬公里開外的東京。

但從布魯克林回到東京的[Alexandros],顯然已經不同于以往。最直觀的表現便是,樂隊的重量級合作邀約越來越頻繁。

2018年7月,根據漫畫家久保帶人作品《死神BLEACH》改編,由福士蒼汰主演的話題電影《境·界BLEACH》在日本上映。在此之前,片方找到[Alexandros],委托創作了電影主題曲《Mosquito Bite》以及插曲《MILK》。

2018年上映的《境·界Bleach》

緊接著在2018年12月,由木村拓哉出演的PS4游戲《審判之眼:死神的遺言》則是將專輯中的歌曲《Your Song》選為了游戲的重要插曲。

《審判之眼:死神的遺言》

依靠這些合作作品,短短半年間,[Alexandros]便“沖出”樂壇,走進了更多人的視野。對樂隊來說,這無疑是一次重要的突破。吉他手白井就對此感嘆:

果然啊,能和如此優秀的作品們合作,真的非常感激!

不出意外地,這三首佳作都成為了當年的話題作。不僅是粉絲,甚至許多原本不知道[Alexandros],或者對搖滾樂不感興趣的人也在討論這些作品。

2018年7月發行的《Mosquito Bite》

而在這些時而溫柔、時而激烈亢奮又帥氣并存的音浪沖擊下,人們不禁好奇:為何[Alexandros]能與這些漫改、游戲、影視作品擁有如此高的契合度?

忠愛電影的川上洋平給出的答案很簡單:喜歡!

我很喜歡看電影!在得到BLEACH的委托后,一口氣就把它全看完了,太有趣了!心想著:為什么之前沒有看呢?在這樣的動力下,很順利地完成了這首作品。

閱讀原作、然后理解原作,帶著熱情與喜愛去體驗、然后創作,自然就能有與原作契合的音樂作品出現!那么在《審判之眼》游戲插曲的創作上,是否也是這樣的思路呢?

面對這個問題,川上有些面露難色:

游戲當然也有在玩…但是我太菜了,通不了關呢(笑)真慚愧。

盡管不用通關,不用完全體驗整部作品也能創作出優秀的歌曲,但我們還是祝愿川上桑可以早日通關。

?

從代代木公園到體育場

?

委托合作之外,作為搖滾樂隊的[Alexandros]并沒有忘記對于樂隊而言最重要的活動——現場演出。

2018年8月16日,屬于[Alexandros]與樂迷的年度盛會VIP Party如期而至。演出場地位于名古屋,容量達35000人的ZOZO Marine Stadium——一座不折不扣的體育場。

ZOZO Marine Stadium

這是樂隊有史以來的最大演出場館,也意味著樂隊將迎來有史以來觀演人數最多的一場演出。35000人聚在一起,只為聽你的音樂,這對樂隊四位成員而言都是絕對難忘的。就像鼓手莊村所說:

稍微回想一下,腦海里就能浮現起ZOZO Marine Stadium的景色。真是經歷了一生都無法忘卻的事情。

2018 [Alexandros] VIP Party

貝斯手磯部接著也補充到:

第一次舉辦體育場演唱會,真的是令人感覺到充實的體驗。

但這場超級演出并非[Alexandros]全年高光演出的結束,相反,它是又一個全新的起點。

2018年12月,[Alexandros]宣布將進行樂隊史上最大規模的巡演,Sleepless In Japan Tour。巡演橫跨半年,幾乎覆蓋全日本。

巡演第一站:名古屋

除此之外,樂隊還別出心裁地將巡演分為不同的兩個部分:前三個月在live house進行,后三個月則是在體育館進行。不過,兩個部分依然有相同之處——場場爆滿。

談到這輪跨年的巡演,主唱川上仍然有些興奮:

2018年在體育場辦了演唱會,還舉辦了樂隊史上規模最大的體育館巡演,很開心的一年!不過因為正值專輯制作,整體的演唱會次數不多。但那時就揚言,要從年底的巡演開始,讓2019年成為演唱會年!

事實證明,川上并沒有夸下海口:上半年已經被日本巡演塞滿,下半年則更是將開啟樂隊的大規模亞洲巡演!其中,樂隊也將第一次登陸中國大陸,帶來京滬雙城巡演!

樂隊將于6月21日、23日在京滬演出

相比演唱會年的目標,這次亞洲巡演則更是川上一直都想實現的計劃。

一直都很想做亞洲巡演,現在終于實現了!超開心!

當然了,對于這支曾經只是在東京代代木公園演出,如今卻可以走上體育館、體育場、甚至走遍全日本、全亞洲的樂隊,很顯然,我們可以期待更多——體育場和亞洲巡演,絕對不是他們演出之路的終點。

?

他們的熱情從未改變

?

從東京走向布魯克林也好,回到東京也好,從小公園到體育場演唱會也好。你也許會認為這對于一支已經出道4年,在環球音樂旗下發展的搖滾樂隊并非什么難事。

但你也許不知道的是,在作為主流樂隊出道的2015年之前,他們已經走過14年的獨立音樂之路。

時間回到2001年。就讀于青山學院大學的川上洋平再一次拾起高中時期就誕生的樂隊夢,邀請同校的磯部寬之組建起了一支學生樂隊。這便是[Alexandros]最初的摸樣。

甚至在那時,樂隊的名字還是取自英倫搖滾天團Oasis名曲《Champagne Supernova》的[Champagne]。(括號是不能少的)

Oasis

眾所周知,學生樂隊生猛、激情、血氣方剛,做出的音樂也不盡相同。但大多數學生樂隊最終也都殊途同歸——畢業即解散。

不過[Alexandros]堅持了下來。雖然磕磕絆絆,樂隊成員也幾經更迭,但這支憑著一股子熱血能量組建起來的樂隊還從來沒在社會、結構的洪流中被徹底沖垮。

大概是因為,我們這種沒有任何保證的自信吧。

磯部笑著告訴我們,

即便沒有人認可我們,即便在別人看來覺得我們是一些可憐的家伙,也一定要成功。

沒人相信僅靠這種強烈、純粹的熱情支撐的學生樂隊能在畢業后繼續活動一年、兩年、或多少年。但也正是樂隊釋放出的這股情緒感召著樂隊身邊的人。

2007年,和川上洋平曾在同一所高中就讀的白井真輝在東京代代木公園偶遇正在街頭演出的[Champagne],下定決心,正式加入這支川上和磯部組建的樂隊。

2010年,在前鼓手石川博基退團后,扎臟辮的爆裂鼓手莊村聰泰也加入樂隊。自此,樂隊后來為人所熟知的四人陣容終于結成。

這一年,是川上洋平組建這支樂隊的第9年。

對于這9年,川上沒有像我們想象中那樣埋怨、訴苦。他只是誠懇地告訴我們,真正在“困擾”著他的那兩個人,還有他堅持的理由:

與其說9年來背負很多壓力,不如說是父母吧。一直覺得很對不起父母。好不容易養大的兒子埋頭于樂隊活動中,很容易就會走投無路。而現在能依靠做樂隊這件事讓父母感到高興,真是太好了啊。

總而言之,我是各個成員的粉絲。真的非常喜歡各位伙伴,在一起很開心。做音樂嘛,最重要的就是開心!我想這也是堅持下來最重要的理由。

也許吉他手白井認為川上過于謙虛了,川上說完后,他毫不掩飾地夸起了絕對核心:

其實我們所有人都是喜歡著洋平的樂曲的伙伴。遇到了這么多事但堅持到現在,真的是因為有洋平的領導力。這也促成我們相互理解、支持,和我們深厚的情感吧。

同年,樂隊發行自己的第一張全長專輯《Where's My Potato》,名震日本樂壇,正式宣告著這支“不新”新星的冉冉升起。

首專《Where's My Potato》

這之后他們創作力爆發,幾乎每一年都能產出一張有口皆碑的高質量專輯。歌迷粉絲越來越多,名氣愈發響亮。這時,真誠、團結、目標明確的[Alexandros]是勢不可擋的。

二專《I Wanna Go To Hawaii》與三專《Schwarzenegger》

終于在2015年,改名后的[Alexandros]簽約世界三大唱片公司之一的環球唱片,告別獨立生涯,成為一支主流搖滾樂隊,踏上成為超級樂隊的道路。而這之后的故事,我們也都知道了。

四專《Me No Do Karate》與五專《ALXD》

無論對誰來說,14年都是一個不短的時間跨度,更何況是對一支獨立樂隊。在我們最初查閱[Alexandros]資料的時候,就驚訝于這支樂隊歷經14年獨立生涯才進軍,或者說“還能”進軍主流的經歷——這幾乎是不可能、也不可復制的一條“成功”道路。

大獲全勝的六專《Exist!》

但采訪過后,一切不可能、不可復制,都解釋得通了:

14年來,[Alexandros]對音樂、對伙伴們的那份強烈熱情,從未改變。

變的大概只有工作人員增加了之類的吧。另外,雖然覺得還沒有到已經成功了的地步,但掙到了很多這點真不錯呢!

川上洋平笑著說到。


獲取更多音樂人訪談內容,??

敬請關注大家的音樂姬


本文禁止轉載或摘編

-- --
  • 投訴或建議
評論
2019年旺彩四肖中特精选8码